冰潔設計出品
掃描關注網站建設微信公眾賬號

掃一掃微信二維碼

中國空中WiFi真相:多是局域網

作者:柳州指尖互動專家?2014-12-15?新聞資訊

騰訊科技 劉亞瀾 12月13日報道

盡管國內多家航空公司早已布局空中無線網,但目前看來,“空中WiFi”仍欠火候。多數航班沒有WiFi,其余則多是局域網,不能與地面連接。

據悉,即便航空公司開始嘗試空中電商、內容廣告植入等方式,天地互聯的技術難題、高額的飛機改裝成本始終拖著“空中WiFi“的后腿。

據一位第三方航空運營的知情人士透露,在空中賣貨的成本巨大,牽涉的方面也很多,很難權衡各方利益。

空中電商、廣告收入、利用空中WiFi作為噱頭吸引旅客所帶來的收入是能對沖安裝設備和載重飛行的成本, 如何分攤巨大的技術開支成了國內航空公司需要慎思的問題。

用戶并不滿意

對于經常出差的人群來說,沒發完郵件但又不得不登機的情況很常見,飛機進入平飛狀態后,以為可以使用空中WiFi發郵件了,誰知連上后,要么只能登陸艙內的局域網,無法連接外界,要么連接外界時只能登陸指定網站,郵箱也是只能使用指定郵箱,更有甚者會被告知,WiFi無法使用。據一名深圳航空的空乘人員透露,目前深航上所謂有WiFi的航班,只能上“內網”,雖然可以在“內網”上選擇影音娛樂,甚至聯系機艙后幾排的乘客,但要想聯系外界,像在家里一樣使用網絡還是不可能。

這樣的情況不是偶然。曾有乘客在10月下旬乘坐國航從廣州飛往北京的CA1322次航班,期間,該乘客看到機艙內有WiFi可用的標識,但平板電腦并未搜到WiFi信號,詢問空姐,空姐表示”確實連不上,WiFi也沒有“。騰訊科技為此致電了國航投訴熱線010-59036666,得到的答復是國航并非所有航班都配有WiFi服務,即便是訂票時告知乘客有WiFi服務的航班也可能出現無法使用的情況。

另有多家國內航空的空乘人員向騰訊科技透露,目前航班上很少有WiFi,說有的,也只是機艙內的局域網,根本無法連接外界。

不光是國內,國外的“空中WiFi“也未能找到破局之道。FlightView survey曾對美國600個乘客進行調查,結果只有28%的乘客對機內WiFi服務感到滿意。而美國《消費者報告》全國調查中心的最新研究顯示,事實上很少乘客在使用空中Wi-Fi。根據3000名乘客的為期1年的調查問卷顯示,只有23%的人想鏈接機上的Wi-Fi,也只有16%的人真正地連上了。而連接上的人當中有37%表示有時會有中斷或網速不穩定的情況。

真假WiFi

從2012年下半年開始,海航開始在其機艙內安裝平板電腦。旅客能在大部分海航飛機座椅后面找到平板電腦,免費上網。上月,國航“空中互聯網產業聯盟”正式成立,中興通訊、航通公司、中國銀聯、京東商城、新浪、優酷土豆等互聯網企業都位列核心單位名單。而東方航空也與中國銀聯在最新引進的波音777-300ER客機上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發布全球首個“空地互聯云支付平臺”。

不過,旅客們也許并不知道,每天,運營海航空中網絡業務的“喜樂航“會有兩百來號人把客機上的pad搬運下來,充電、更新數據,然后再搬回飛機。而所謂酷炫的“空中WiFi”也有”局域網“和”天地互聯“兩種情況。專注航空互聯網技術開發與平臺運營的喜樂航CEO潘運濱介紹,海航的互聯網工程,第一步是在每個飛機座椅后面配一塊平板電腦;第二步,建立起客艙內的局域網,實現平板電腦在機艙內的互聯;第三步才是實現天地通訊。

目前,國內的航空公司的“空中WiFi”大多還是局域網,也就是機艙內部小型局域網,無法與外界連接。畢竟天地互聯的成本太高??v觀各大航空公司的財務報告,航油成本無一不是增了又增。雖然航空公司整體盈利,但如果從利潤總額中去掉營業外收益、投資收益和匯兌收益,幾大航空公司的運輸業務其實是虧損的。而安裝空中WiFi,并非我們想象的加個路由器那么簡單。此前深圳航空公布,每架飛機改裝WiFi的費用約為450萬人民幣。

從技術上來看,天地互聯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國航采用的,通過飛機上安裝的內部無線網絡和衛星進行通訊,再通過衛星和地面的主站進行通訊,地面主站再和國內網絡運營商進行連接。這種手段的優勢在于全球覆蓋,但不過最大的問題是速度慢,只能實現‘窄帶’傳輸;另一種方式是海航采用的,利用機載設備同地面基站建立網絡鏈接。其優勢在于速度快,而問題是必須要對基站進行改造而且服務僅限于經過基站改造的這一段航線上。這兩種方式都面臨著高成本和擴容難的問題。

除了改裝費用,數據傳輸的費用也難以忽視。美國最大的空中WiFi供應商GoGo每將1M字節傳輸給飛機的成本大約是20美分,那么1G數據的成本大約是200美元。

空中營銷

今年1-5月全民航國內及地區旅客運輸量為1.44億人次,國際為0.12億人次,同比分別增長11.1%和16.5%。面對如此龐大的中高端消費群,互聯網公司們自然不能容忍在高空缺席。而空中WiFi,是他們唯一的入口。

京東集團大客戶銷售部總經理宋春正就曾向媒體表示:“乘客在相關航班上利用筆記本或平板電腦等登錄機艙內網絡,即可在京東“空中購”頻道瀏覽商品,京東會利用大數據技術來分析適合空中購物的商品品類,主要是提供中高端的旅行類、禮品類產品?!?

然而,據一位第三方航空運營的知情人士透露,在空中賣貨的成本巨大,牽涉的方面也很多,很難權衡各方利益。他說:“據我所知,海航空姐在空中銷售產品的最低提成是25%,京東的利潤率連給空姐的都不夠,地面的那一套如果搬到空中,其實很難維持,因為你要面對完全不同的成本?!?國航一名空姐向騰訊科技透露,她們在飛機上銷售商品,能拿到5%的提成。其他一些航空的空乘人員也有提成制度,拿到的提成從5%到35%不等。另外,商品還有倉儲、運輸等成本。電商的利潤到了空中完全不夠分。

除了空中電商,空中廣告也是航空公司企圖通過“空中WiFi“開拓新的盈利點。地面廣告競爭白熱化,相比之下,空中廣告是一片水美草肥的處女地。航空旅客消費水平居所有交通方式之首,航線連接兩地,又從地域上劃定范圍,品牌運營商可更精準地策劃營銷戰略;而且,空中旅客自由受限,對同一廣告的關注強度明顯大于其他地方,運營商可以輕松實現獨家營銷,壟斷旅客在飛行時間的注意力。海航給乘客配備pad的用意也在于此。一方面可以在pad中植入廣告,另一方面,pad中的影音資源不僅可以植入內容,而且可以自己包下前貼片和后貼片,放上廣告。

國航方面表示,目前還沒有考慮就空中WiFi服務進行收費。

亚洲v日韩天堂无码片